黄帝内经
皇帝内经

著至教论篇第七十五

黄帝坐明堂,召雷公而问之曰∶子知医之道乎?雷公对曰∶诵而未能解,解而未能别,别而未能明,明而未能彰,足以治群僚,不足治侯王。愿得受树天之度,四时阴阳合之,别星辰与日月光,以彰经术,后世益明,上通神农,著至教疑(“疑”或“拟”)于二皇。帝曰∶善。无失之,此皆阴阳表里上下雌雄相输应也,而道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中知人事,可以长久,以教众庶,亦不疑殆,医道论篇,可传后世,可以为宝。

雷公曰∶请受道,讽诵用解。帝曰∶子不闻《阴阳传》乎?曰∶不知。曰∶夫三阳天为业,上下无常,合而病至,偏害阴阳。雷公曰∶三阳莫当,请闻其解。帝曰∶三阳独至者,是三阳并至,并至如风雨,上为巅疾,下为漏病。外无期,内无正,不中经纪,诊无上下,以书别。雷公曰∶臣治疏愈,说意而已。帝曰∶三阳者,至阳也,积并则为惊,病起疾风,至如霹雳(“霹雳”或“礔砺”),九窍皆塞,阳气滂溢,干嗌喉塞。并于阴,则上下无常,薄为肠澼。此谓三阳直心,坐不得起,卧者便身全,三阳之病。且以知天下,何以别阴阳,应四时,合之五行。

雷公曰∶阳言不别,阴言不理,请起受解,以为至道。帝曰∶子若受传,不知合至道以惑师教,语子至道之要。病伤五脏,筋骨以消,子言不明不别,是世主学尽矣。肾且绝,惋惋日暮,从容不出,人事不殷。

 

赞(0)
分享到: 更多 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