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帝内经
皇帝内经

玉版论要篇第十五

黄帝问曰∶余闻《揆度》、《奇恒》,所指不同,用之奈何?岐伯对曰∶《揆度》者,度病之浅深也。《奇恒》者,言奇病也。请言道之至数,《五色》《脉变》,《揆度》《奇恒》,道在于一。神转不回,回则不转,乃失其机,至数之要,迫近于微,著之玉版,命曰合《玉机》。

容(“容”或“客”)色见上下左右,各在其要。其色见浅者,汤液主治,十日已。其见深者,必齐主治,二十一日已。其见大深者,醪酒主治,百日已。色夭面脱,不治,百日尽已。脉短气绝死,病温虚甚死。

色见上下左右,各在其要。上为逆,下为从。女子右为逆,左为从;男子左为逆,右为从。易,重阳死,重阴死。阴阳反作,治在权衡相夺,《奇恒》事也,《揆度》事也。

搏脉痹躄,寒热之交。脉孤为消气,虚泄为夺血。孤为逆,虚为从。行《奇恒》之法,以太阴始。行所不胜曰逆,逆则死;行所胜曰从,从则活。八风四时之胜,终而复始,逆行一过,不复可数,论要毕矣。

 

赞(0)
分享到: 更多 (0)